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2017-03-17 12:20:24
  • 0
  • 0
  • 4

 作者:真爱法则

 1927年6月3日,国民革命军北上时,我国近代学术巨子、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字静安,号观堂)自沉颐和园昆明湖,身上一纸遗书,有“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等字样。

被誉为“中国近三百年来学术的结束人,最近八十年来学术的开创者”的王国维,梁启超赞其“不独为中国所有而为全世界之所有之学人”,郭沫若评价他“留给我们的是他知识的产物,那好像一座崔嵬的楼阁,在几千年的旧学城垒上,灿然放出了一段异样的光辉。”

王国维在《静安文集 论近年之学术界》里有这样的论述:“学术之所争,只有是非真伪之别耳。学术之发达存乎其独立而已”;“故欲学术之发达,必视学术为目的,而不视为手段而后可。”由此可见,王国维对于学术,具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心志。对于王国维先生的死,陈寅恪做《王观堂先生挽词》曰:“一死从容殉大伦,千秋怅望悲遗志……”

1929年6月,王国维逝世两周年,陈寅恪先生在所撰《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里写道:“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彰。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陈寅恪先生首次以干脆的语言标举出“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陈寅恪先生为王国维所写的碑铭,也是陈寅恪先生自己人生品格的写照。“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双目几近失明的老年的陈寅恪先生在坚辞中国科学院中古史研究所长的信中说:‘我认为研究学术最重要的是要具有自由的意志和独立的精神。独立精神和自由意志是必须争的,且须以生死力争。我要请的人,要带的徒弟都要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不是这样即不是我的学生’。”(李慎之《沉着的大师陈寅恪》)

“陈寅恪先生曾明确提出:‘自由思想,独立精神,既高于政治,也高于学术。’而高于政治,又高于学术者,惟形成各民族历史的伟大精神和优秀文化”;“他所提出的‘独立之精神’,即是整个中华民族独立的精神;他所提出的‘自由之思想’,即是整个中华民族自由的思想。更为深刻的是,任何一个民族,一旦自我否定业已形成的独立精神,其思想已不自由!故先生在《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中明确提出,‘思想不自由,毋宁死耳’。非一人之死,乃整个民族的‘死亡’。”(李慎之《沉着的大师陈寅恪》)

1969年10月7日,教授之教授、一个卓越的知识分子、79岁的陈寅恪先生在“文化大革命”惨无人道的迫害中死去!2003年,陈寅恪先生逝世34年后,庐山植物园万绿丛中,终于矗起了他“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墓碑!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上世纪前半页中国著名大学的灵魂!“当时的北洋军阀政府任命反对派的蔡元培做北大校长,而蔡元培也敢于拿着政府的经费并同时拒收政府的公文。蔡元培校长宁肯自己辞职,也要救出被捕的北大学生。那时候的胡适能够喊出‘争你自己的自由就是争国家的自由,争你自己的权利就是争国家的权利。因为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这就是‘独立精神’!这就是‘自由思想’!”(余心《被腰斩的清华校训》)

“蔡元培治北大,提出思想学术自由、兼容并包,网罗各色人才,领一时风气之先。那时的北大,学术水平低下、教学态度恶劣的教员一律被解聘,教授绝大多数都30岁左右,最年轻的仅24岁。既有激进民主主义者陈独秀、李大钊,也有保守的刘师培、谋求复辟的辜鸿铭;既有主张白话文的胡适,也有反对白话文的黄侃,真的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袁小怡《清华大学的十六字校训为何被腰斩》)

1917年,蔡元培聘请留美归来的胡适为北大教授,当时的胡适才26岁。蔡元培礼遇年轻的胡适,践行了学术的“自由思想”和“独立精神”,我们向他致敬!

1921年,胡适发表了《红楼梦考证》,毫不客气地指出蔡元培1917年的《石头记索隐》是牵强附会的“大笨伯猜笨谜”,把蔡元培从红学研究带头人的宝座上掀了下来。胡适也践行了学术的“自由思想”和“独立精神”,我们也向他致敬!

“时间的自然演进,并不会带来社会的必然进步,有人津津乐道于‘明天会更好’,事实是,明天完全有可能变得更糟糕”(吾丁《漫谈中国的大学》)。“清华的校训原本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独立精神,自由思想。’而现在却被拦腰斩断,只剩下前面8个字”(袁小怡《清华大学的十六字校训为何被腰斩》)。呜呼,拿掉“独立精神,自由思想”不惟是腰斩了清华的校训,更是阉割了民族的精神!

大学是培养人才之地,是钻研科学之地,是孕育新思想之地,当今中国的高等教育为什么培养不出大师级人才?“我们自己曾经有过辉煌的‘自由思想’和‘独立精神’,但如今却失去了它!经过几十年的探索和改革,中国的大学却日益失去了独立精神,校长们对官员而不是对学生负责──他们自己也更像官员而不是教育家。中国的教授正丢失风骨,他们更多的是唯唯诺诺而不是据理力争,他们为职称和经费奔忙,而不是致力于传承知识和人格。”(袁小怡《清华大学的十六字校训为何被腰斩》)

“如果有独立精神,就不会甘于做奴才,就不会轻易被驱使,就不会只做工具和炮灰。如果有自由思想,就不会唯唯诺诺人云亦云,就不会溜须拍马趋炎附势,就不会全国只用一个脑袋想问题。这就是‘独立精神,自由思想’不被当权者认可的原因所在。当权者需要的是‘听话出活的奴才’和‘忠诚驯服的工具’,不是具有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的叛逆。”(余心《被腰斩的清华校训》)

“没有‘独立精神’的结果是,上面不让说的话不能说,上面不让研究的问题不能研究。没有‘自由思想’,就得揣摩领导意图,领导允许怎么想才能怎么想,领导喜欢怎么说才能怎么说。”(余心《被腰斩的清华校训》)

当今之世,需要我们沉下心来深刻思考的问题太多了,“独立精神”与“自由思想”尤显得重要!“独立精神”与“自由思想”是完整人格的两个方面,是每个人做人的基本品格!一个人,有了“独立精神”与“自由思想”才会有尊严!

一个没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人,不是一个品格健全的人,不是一个具有完整人格的人!一个没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民族,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民族!“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每个人做人的基本品格,也是民族精神、国家精神的根本!

社会思想的活跃,是这个社会保持活力的关键,思想的自由是创造力和生命力的源泉。思想不是敌人,自由不是混乱。当今之中国,不惟大学,而且几乎是全国各个角落都容不下不同思想了!失却了自由思想和独立精神意味着民族精神的沦丧!

坚信未来之中国,定是自由、民主、科学、公平、正义之世界!“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一定会成为中国知识分子共同追求的学术精神与价值取向,也一定会成为所有中国人的共同品格!

来源:博客中国2017-01-19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